第二百六十八章 改变主意(正文完)(1 / 1)

梦心之但笑不语,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看着聂广义。

原本应该社死的聂广义,满脸的……惊喜:

「女朋友,你赶紧劝劝宣适家的那口子,她要是临时变卦,我就和宣适打一架。」

说着,聂广义虚空挽了一下胳膊两边根本不存在的袖子,全然一副下一秒就要干架的样子。

动作之流畅,表情之自然,就和一开始就知道梦心之在现场似的。

什么尴尬,什么找地缝,什么脚指头抠出市中心的三室一厅。

压根就没有出现在聂广义的身上。

别说表情了,连影子都找不到。

【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么简单的人生哲理,早就根植到了聂广义的骨子里面。

梦心之是最知道怎么化解尴尬的,聂广义要是当场社死,她会想办法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

现在这种情况,就另当别论了。

梦心之顺势开起了玩笑:「聂先生撒起娇来,还蛮别致的。」

「别致吗?别致的话,女朋友是不是又喜欢我多了一点?」

聂广义对着梦心之,疯狂地眨着眼睛。

他当然是社死的,可是比起吐人姑娘一身,或者当人姑娘的面,哭得像个神经病。

小小的撒个娇,那能叫什么事情、

「并没有哦。」梦心之嘴上虽是否认,却也把好心情写到了脸上。

「亲爱的女朋友,这个可以有的呢,只要你说有,我可以天天对你撒娇,要不要关起门来,全都可以由你来决定呢。」

聂·不尴尬·广义开始得寸进尺。

休息室里面,除了他和梦心之,就只有宣适和程诺。

在这三个人面前社死,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聂广义表示毫无压力。

聂广义一口一个【呢】,都快成精了。

梦心之给【呢呢精】提了个建议:「既然都由我来决定,那你就在今天的发布会上,当场给国内外媒体撒个娇吧。」

「真的吗?女朋友想看我在台上对你撒娇,是吗?」

聂广义摩拳擦掌,表现得跃跃欲试。

也不知道是真的脑回路奇葩,还是认定了梦心之不敢那么张扬。

「嗯,想看。」梦心之点头回应。

聂广义意味不明地看了梦心之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连一秒停顿都没有,直接转身出了休息室。

梦心之忽然有点慌,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一不小心,启动了定时炸弹。

程诺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给了梦心之一个拥抱:「大心,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啊,程诺姐,你不是下周一才回来吗?」

梦心之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

她是从程诺的粉丝群里面看到程诺回来开发布会的消息,才来到了发布会的现场。

程诺松开拥抱:「大心需要我,还不得提前回来?」

「我需要程诺姐?」

程诺的话,让梦心之感到意外。

聂广义没让她知道发布会的内容有过调整。

他还没来得及显摆,梦心之就已经告诉他,不想把家里的事情摆到明面上。

被梦心之这么一问,程诺也有些蒙圈。

她看了一眼宣适。

宣适赶紧出声解围:「你们女孩子第一次谈恋爱,不都需要一个顾问吗?」

「这个啊……」梦心之犹豫了一下,「宣适哥和程诺姐的感情,是没办法拿来做顾问的。」

宣适和程诺两个人的爱情是模范,并且还不仅仅是小

情小爱。

但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模范。

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

如果可以,梦心之希望自己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任谁看了,都会有种又相信爱情了的感触。

可什么样的爱情,才会让人这么想呢?

必定是经历了很多磨难的。

宣适家里的惨剧,程诺家里发生的事情。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太过跌宕起伏,梦心之完全不想经历。

如果可以,她希望岁月静好,白头到老。

但偏偏就有人不愿意给她这样的机会。

一个陌生的成熟男人的声音,突兀地在休息室的门口响起:

「收到邀请函的记者都知道,这场发布会,除了商业安排,重点是你要官宣恋情。你现在和我说,人没有来,你觉得我会信?」

「官宣恋情是没有错,但绝对没有任何一份通稿,有说官宣恋情的对象是我。我在建筑界的那点名气,对【游牧咖啡】这个品牌,能有什么帮助?」

「聂总,你要理解一个父亲的心情,我之前特地在UCL安排了一个奖学金都没有见到人,这次,我说什么都一定要见到。」

「这事儿我真的爱莫能助啊。」聂广义吊儿郎当地回应:「您随便出去和那些国外来的记者打听一下,就知道我的人生理想是孤独终老。像我这样的天才,这辈子都不可能正儿八经地谈恋爱,有那时间,我不如多做几个全桉。」

「小聂,我能把事业做到现在这份上,怎么也不像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吧?」

「您还是不要叫我小聂了,听起来像个镊子,头尖尖的,很容易变成杀伤性武器。」

「你没必要对我有敌意。」

「敌意?怎么可能?您这么成功,我上赶着尊敬还来不及呢。」

「既然这样,那你就给我牵个线,以后一切合作都好说。」

「您见过有人搞这么大阵仗,就为了说自己有女朋友了?哪个男的脑子会这么进水?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随便发个朋友圈我都嫌丢人。」

「小聂,我在你这儿又不求什么,只不过是让我们见一面,怎么都是合作共赢,你说是不是?」

「今天要官宣的是【游牧咖啡】品牌背后的爱情故事,不仅仅是男欢女爱,还有海外华侨心系祖国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官宣之后,还要拍成电视剧。这种程度,才符合我搞这个发布会的格调。」

「拍剧也没有问题,我可以给你们投资,只要你愿意帮我们父女俩牵个线。」

「投资的换,您也可以出去打听一下,外面起码有三十个想要给【游牧咖啡】投资的个人和机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我挡在门外的。」

「这么说来,你是不愿意?」

「哪能呢?您以及另外一个和您有血缘关系的人要不要见面,为什么要来问我这个毫无瓜葛的?我啊,建议您寻找别的途径。」聂广义各种打太极。

「那我就只能直接上家里了。」

之前那么多话,聂广义都没有所谓,却被这一句刺激到装不下去了:

「有必要吗?这么多年了,忽然着急成这样,总不至于家里有个什么人病了,需要换肾一类的?」

此话一出,对方脸上也挂不住了。

「我劝你留点口德。」

「这个也建议您一并打听了,我这个人最缺的就是【口德】这东西了,为了规避这种风险,我建议您不要和我说话。」

聂广义是看到手机里面的消息,助理说没有拦住人,才从休息室里面出来。

他知道梦心之不想

见,也知道这个人是自己招惹来的。

这会儿不管怎么说,也要把人给拦住。

因为离得不远,休息室里面的三个人也都能听到这番对话。

梦心之对自己此刻的平静感到意外。

她以为她会有很多的恨,多到久久说不出话,或者泪如雨下。

会情绪崩溃,一遍又一遍地问着为什么。

当这一刻真正到来,她却平静得无以复加。

她甚至可以剥离开那个陌生的声音,只听聂广义一个人的。

又在聂广义斩钉截铁的否认里面,感受到了他的用心。

这样的平静,让梦心之把刚刚所有人的反应都串联了起来。

很快就想明白了聂广义都做了什么安排,程诺姐又为什么会忽然提前回来。

有一个人,这么护着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兜底。

这种感觉,对梦心之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回过头来想想,这么多年,她一直等待的,像爸爸那样的一个人,并不是性格、长相等等的一切可以具象的东西。

而是毫无保留地护着她,为她遮风挡雨。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直到聂广义再一次说他的人生理想是孤独终老,这辈子都不可能正儿八经地谈恋爱。

同样的人,同样的话,同样的每一句好话,只是换了时间和空间,就有了完全不一样的表达。

这一刻,梦心之终于感受到了宣适和程诺嘴里的那个值得托付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梦心之自己从休息室走了出来,对着堵在门口的陌生人,平静有礼地开口:

「如果您像我男朋友说的,需要我身上的一个肾,那我会给您,因为您给予了我生命。如果您希望从我这儿,得到类似于亲情的东西,那么,请您先向这个世界坦白,我是怎么来的,再得到我妈妈的原谅。」

说完,梦心之挽起了聂广义的胳膊:「走吧,男朋友,带你去孤独终老。」

第一次得到承认的男朋友这会儿云里雾里,轻飘飘地,脚踩五色祥云,一个劲儿地回答:「好的,好的,好的。」

【鉴于大环境如此,

走了好长一段路,聂广义才想起来,梦心之要带他去的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女朋友,我没有真的要孤独终老,我刚刚就是……」

梦心之踮脚亲了一下聂广义的脸颊,出声问到:「计划好了吗?我们从哪一个博物馆开始?宁波博物馆还是浙博?」

「啊?你不是要去碑林吗?」

「我改变主意了,我的男朋友,觉得十里红妆也很赞。」

(正文完)

正文完不是全文完,作者的话里面有解释~正版屏蔽了作话的小伙伴们记得打开看一眼~

PS,这章是在飞机上码的,并且是在万米高空之上发布的,是不是有点特别?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