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我们的战争(1 / 1)

衍生天灾。楚君归已经预想过无数次和衍生天灾相遇时的场景,甚至包括不止一种星河毁灭的场景。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相遇。就像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初

次碰面,如果忽略女人体型的话。其实体型不是太大的问题,楚君归的真实体型已经接近一个星系,不知道比女人大了多少倍。只不过他的身体中绝大部分都是宇宙真空,某种意义上属于虚

胖。但是衍生天灾出现在眼前意味着什么,就算楚君归原本不清楚,帝斯诺的历史也说得很明白了。衍生天灾不光出现,还熟练掌握了人类语言,这意味着它已

经在人类宇宙有了足够稳定的锚点,真正进入人类宇宙只是时间问题。人类宇宙至今为止都还没有高级文明活动的迹象,至少在人类探测范围内没有,楚君归和开天从真实梦境返回后也还没来得及离开河系,去其他河系探索。

无论从文明层级还是科技力量,人类都远远不如帝斯诺,差距以百万年计都是说少了。帝斯诺初期还能和衍生天灾打得有来有回,但是当衍生天灾第二次出现时明显解析出更多帝斯诺宇宙的底层规则,能发挥出更多的力量,帝斯诺就慢慢地不

是对手,最后甚至连黑洞武器都用上了,也没能挽回失败。其实从衍生天灾第二次出现后不久,帝斯诺就开始着手探索通向其他宇宙的方法。当时楚君归看到这段历史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回想才发现应该是从

那时开始帝斯诺就知道这场战争必败,所以已经在提前安排退路,后面百万年的战争只是在拖延时间。

以楚君归的理解,帝斯诺已经进化到了生命形态的尽头,实在想不出还能怎么进化。这样的文明依然被衍生天灾毁灭,那衍生天灾该有多强?事到临头,楚君归反而平静了,仔细观察着女人,试图找出她的弱点。当初衍生天灾第一次出现在帝斯诺宇宙的时候,就曾被帝斯诺给彻底清除了一次。既

然有过这么一次,也就说明衍生天灾并非不可战胜,说不定只是刚刚进入人类宇宙。如果能够出其不意地清除了这个女人,就有可能解除危机。

女人似乎根本不知道楚君归的心思,依然毫无防备地站在楚君归面前。楚君归也不是什么善茬,当下就开始调动环境能量,准备动手。

谁知道一动之下,周围环境如同涂上了一层凝胶,楚君归能够驱动的竟还不到平时的万分之一!不是楚君归自己的问题,而是这片空间的问题,有人在和楚君归争抢周围空间的控制权,它实力不弱于楚君归,并且提前动手,没有防备之下,楚君归顿时

失去了绝大多数的空间控制权。能控制空间的多少就是帝斯诺的实力,现在的楚君归等于是被人暗算,被抢走了大半的实力。

整个人类世界能有这个实力的,就只有一个。

楚君归转头,盯住了开天。

开天先是莫名其妙,随后脸色就变了,说:“不,不!我,我……不……是……开……天……”

它的声音逐渐拖长,如同一台出了故障的古典唱机,可是脸上的震惊和恐惧却又和平常无异,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楚君归忽然想起了刚刚出现的几千个海瑟薇,心中一沉。

开天脸上的神情已经凝固,双眼逐渐变成了暗红,随后身形膨胀,变得和女人差不多高下。

楚君归心又是一沉。开天和楚君归一样,显露于外的不过是身体非常微小的一部分。两人一同出现时,周围空间都自动进行了划分,不会互相冲突,开天真正的体型几乎可以覆

盖蓝巨星的星系。但是现在的开天却没有了多余的体积,就是楚君归看到的和女人同样的大小,对周围的空间再无影响和掌控。

此时的开天,也是衍生天灾。无需解释,楚君归自然知道刚刚的开天是开天,也是衍生天灾。自从他进入真实梦境,听到呼唤时,开天已经是衍生天灾了。最后的避难所,那只黑白花兔

子的遗骸,都是衍生天灾布置的,帝斯诺的历史和艾格的记忆也是篡改过的。只有奥斯汀误打误撞,碰到了真正的兔子,才知道了真正的历史。等奥斯汀把这段记忆转给海瑟薇,并且把她送进真实梦境时,那个最后的避难所已经耗尽了力量,整个真实梦境都被衍生天灾侵染。不过那时衍生天灾还没有控制整个真实梦境,所以干扰了海瑟薇的记忆,让她无法说出真相,也就无法阻止博士和楚

君归开启最终之战。那场战斗的结果其实不重要,博士不管去不去帝斯诺宇宙的黑洞,都改变不了什么。一定会有人生还,也一定会有人开启对衍生天灾的研究,这就是衍生天

灾的目的。

楚君归明白了一切。

女人说:“对我了解越多,也就离我越近。”楚君归心中唯有苦笑。遇到这样的大敌,谁会不去研究?当初帝斯诺最顶级的天才科学家中,就有过半转移了研究方向,改为研究衍生天灾。帝斯诺都是如

此,比帝斯诺落后了不知道多少的人类怎么可能免俗?

事已至此,楚君归反而沉住气,问出了早就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你究竟是什么?你是生命吗?”

“严格来说,我并不是人类认知中的生命,在你面前的不过是我本体在这个宇宙的微观投影。要想维持如此微小的形态,其实还是有些吃力的。”

“你不是生命?”

“不是。”“帝斯诺已经走上了同化宇宙的道路,而我们人类连河系都没有出去。对于整个宇宙来说,我们渺小得如同一粒尘埃。这样的我们有什么值得你们出手的呢?

就算是放任我们发展一百万年,也不可能威胁到你们吧?”女人说:“其实我不是要对付人类,而是要同化有生命的宇宙。你现在应该知道在世界中有许多宇宙,包括同维度不同方位的,也有相同位置不同维度的,还

有不同位置也不同维度的宇宙。”楚君归点头,这个说法的简化版本很好理解。比如一叠纸,如果每张纸都是一个二维宇宙,那么这一叠其实是没有厚度的,也就是无数个在同一个位置的不

同维度宇宙,三维、四维和高维宇宙以此类推。从某种意义上,帝斯诺宇宙和人类宇宙也是处于同一个位置。女人继续说:“绝大多数宇宙都是没有生命的,只有少数宇宙产生了生命。这些宇宙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是变量,也是损害。我其实是世界的响应机制,职责就

是清理这些有生命的宇宙。”

楚君归听得又惊又怒:“荒谬!”“以人类能够理解的话来说,这些宇宙类似于癌细胞,必须清除。否则像帝斯诺那样的文明会越来越多,如果清理得晚了,它们同化完自己的宇宙,就会去同

化其它的宇宙,永无休止。”

楚君归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生命进化到尽头,真会如衍生天灾所说?难道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楚君归的思绪有些混乱,于无数纷繁的数据中突然抓到了一点灵感:“不对!你还没有真正进入我们的宇宙!”女人终于笑了,说:“人类真是有意思的生命,虽然弱小,但是总有意外之举。比如创造了雾族的那些人,虽然是因帝斯诺概念得到的方案,但是他们改变了原本的方案,创造出了更加出色的生命。如果那个帝斯诺知道了,恐怕也会震惊的吧?你其实也是,人类用完了创造雾族的灵感,然后创造了你。当然,越是出

色的生命,其实越是麻烦。”楚君归已经没有了聊下去的兴致,开始全力抢夺周围空间,准备一举抹去眼前的衍生天灾。管她是什么世界的响应机制还是免疫系统,先把她从人类宇宙中

清除,至少能够争取一些时间。

“没用的。我在这个宇宙的坐标可不止两个。”楚君归眼前一花,米儿忽然出现。她出现的刹那楚君归也就明白了,当初麦克米兰给她私下做了调整,用的竟然不是帝斯诺,而是衍生天灾投影的力量!所以米儿的战力才如此恐怖,直追博士和楚君归,还在麦克米兰和奥斯汀之上。因为也是衍生天灾布下的暗子,她自然能够在最终之战中存活,然后等回归人类宇

宙,就会成为衍生天灾定位人类宇宙的一个坐标。

米儿之后,又出现了数量众多的探索者,这些人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研究过衍生天灾的,其中包括了复活黑白花兔子的全部成员。

这些探索者身后又出现了无数人,都是回归探索者的亲戚朋友或者同事。其中共同体探索者周围的身影特别多,有两个身后居然多出了几千人!楚君归吃了一惊,这才明白原来记忆抹除已经失败,这些探索者多多少少记了些资料回去。王朝是楚君归的大本营,联邦那边有奥斯汀和海瑟薇压着,都没

什么大动作。唯有共同体,居然连开了三个实验室研究衍生天灾,还各自分属不同派系!楚君归面前的人影越来越多,影影绰绰地很快就突破了十万人,更是分布在上百星系中。而且后面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显然已经不能靠抹除坐标的方式来阻

止衍生天灾。

女人挥了挥手,说:“好了,我该走了。下次再见,是一千八百二十年后。”女人言笑晏晏,就那样凭空消失。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米儿、探索者和无数关联的人。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只有智者和道哥有些茫然,不太明白发

生了什么。

并没有离开的开天脸上拂过一抹阴影,说:“主人,我们只有一千八百二十年了。”楚君归看着窗外无尽的星河,缓缓地说:“是,我们还有一千八百二十年。人类虽然弱小,却是屡屡创造奇迹的种族,我们都是人类的造物。所以,这是我们

的战争。”全书完。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